TOUCH GALLERY

東方酒店—霍凱盛作品展

 
2021.10.05 - 2021.10.31

Touch Gallery於10月5日至31日呈獻澳門藝術家霍凱盛最新個展「東方酒店—霍凱盛作品展」。霍氏以深厚的文化根基為本,在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乃至虛幻與現實間穿梭,在以茶染色的仿古畫紙上,摹擬西方航海圖的筆觸,運用針筆細膩精密地勾勒出假想的文化異域—「東方酒店」。

 

是次展出的畫作系列「東方酒店」的創作中,霍氏翻閱港澳兩地殖民歷史文獻,研究東西方文化,追溯上至大航海時代,當時對未知東方世界的探索。他在作品同時呈現英國的維多利亞時期建築以至現今高樓大廈巍然聳立、霓虹燈招牌五光十色的景觀,並加入富神話色彩的巨人,在稠密的空間中遊走,以他者的角度反思,從見證時代更迭的文物中尋覓逝去的歷史記憶。藉時空交錯的圖像,觀者可了解全球化下城市發展的進程及變化,亦能從古今景物澱積的文化內涵,跟不同時代交集,體驗、參與歷史。

 

由霍氏儼如西方古老地圖的繪畫引導,我們誠邀大家在天馬行空的想像下所構建出的幻想空間裏,來赴一趟時空旅行,探索古今世界。

創作自述

「東方酒店」─富有懷舊,充滿異國情調的幻想異域。在數年前觀看王家衛導演的《2046》電影,講述上半世紀華洋雜散的香港,其中故事發生在「Orient Hotel」(東方酒店),雖然名稱常見於各殖民地的酒店,但卻開啟了我的想像,「東方」除了地理上的位置外,也是文化上界定,具有他者的意涵;「酒店」大都為旅客所居住,他們在此地只作短暫的停留,或對將來充滿未知數,猶如數百年前大航海時代的遠洋探索,對於未知東方世界的期盼,展開異域他鄉生活。

大航海時代推動了全球化進程,形成了現今的世界格局,動物及植物的交換融合,生成了不同物種,在作品中也加入不同來自大洲的動物,如非洲的大象、中亞的犀牛、印度牛等等,彷彿百年前陪同航海家一同尋覓新航線,尋找新家園。展覽所在的大館古蹟,昔日的警署、監獄等司法部門中心,曾經處理的案件、建築用途的轉變,都反映了不同時代的社會狀況及國際關係,其中作品就參照了越南船員與大館的事件,而在廣場上的芒果樹就正正體驗了植物的交流,種子可能伴隨印籍的人員來港, 無論是植物還是建築物,他們都是沉默的見證者。

在歷史的長河裏,人生有限,我們不能經歷所有,但舊建築、老物件擁有我們沒有的經驗,同時我們能夠置身此地,透過古建築、藝術品一同參與歷史,探索過去旅程的痕跡。我成長的澳門有着相近的背景歷史,尤其在城市現代化後,街道高樓、 霓虹燈招牌、香港的流行文化,已成為幾代居民的回憶,由大航海時代到現代流行文化、電影場景及旅人遊記等,都分別成為我創作的重要元素,藝術評論家露西.李帕德(Lucy Lippard)在《地域的誘惑》曾描述:

地方是一個人生命地圖裏的經緯。是時間與空間、個人與政治。充盈着人類歷史與記憶的層次區位,涉及連結圍繞地方的事物、什麼塑造了地方、發生過什麼事、將會發生什麼事。